李贺最恐怖的一首诗,这首诗究竟有多吓人,胆小的不要看了

在中国古代,由于封建礼教的束缚和男权主义的盛行,女性社会地位低下。在家从父母,出嫁从夫君,没有一点个人的独立人格和尊严。一旦女子遭遇父母双亡,丈夫遗弃,强权欺凌,基本上人生就再没有什么未来可言,不是羞愤自尽,就是坠入青楼。

尽管如此,在历史上也有很多才貌双全,品行高洁的女子,即使身遭不幸,委身红尘,也能始终保持一颗真挚纯洁的心,出淤泥而不染。南齐名妓苏小小,虽然是个妓女,可她却让许多文人鸿儒折腰。人们在书起她的时候总是忽略了她的身份,只记住了她的美。

李贺的一首鬼诗,诗中美人苏小小含恨而终,诗中的悲伤感天动地

历史上,有许多文人墨客为她红颜薄命而叹惋,写下了无数名篇佳作。然而,人们多是哀叹她坚贞的爱情和悲惨的命运。百年后,唐代著名诗人李贺却读懂了苏小小的悲伤。他知道苏小小要的不是怜悯,而是可以长存不灭的爱。

于是,李贺作了这首感天动地的“鬼”诗《苏小小墓》来祭奠这位薄命红颜,为这个凄苦的灵魂举行了一场没有新郎的婚礼。在这首诗作里,诗人和苏小小仿佛是跨越了时空的知音,互诉着衷肠。他懂她的悲伤!

李贺的一首鬼诗,诗中美人苏小小含恨而终,诗中的悲伤感天动地

苏小小墓 李贺 (唐)

幽兰露,如啼眼。无物结同心,烟花不堪剪。

草如茵,松如盖。风为裳,水为珮。油壁车,夕相待。

冷翠烛,劳光彩。西陵下,风吹雨。

“幽兰露,如啼痕。无物结同心,烟花不堪剪”,钱塘江畔,月冷如水,冰冷的黄泉下葬着一位奇女子。几百年过去了,这个美丽的灵魂依然难以安息。那幽兰上的露水就是女子掉落的眼泪。生前,她无人与之结同心,死坟墓上的繁花也无人替她修剪。美人已逝,芳魂难安,有谁懂得她心中的悲伤?

李贺的一首鬼诗,诗中美人苏小小含恨而终,诗中的悲伤感天动地

于是,诗人为小小设想了一场华美隆重的婚礼:茵草为锦被,青松为伞盖。轻柔的微风是她华美嫁衣的裙摆,叮咚的流水是她腰间叮当的环佩。她乘着前世的油壁车,在缓缓落下的夕阳余晖中等待。一双泪眼如幽兰楚楚动人。就在这雨打风吹的西陵下,翠色的烛光暗淡地摇曳着。

如果这不是一场婚礼,苏小小为何如此盛装华美?如果这是一场婚礼,男主角为何迟迟没有到来?李贺笔下的苏小小就这样静静地用生命等待一场属于她的爱与婚姻。在诗作里,苏小小完成了生前夙愿,无论生或死都不能成为她爱情的障碍。

李贺的一首鬼诗,诗中美人苏小小含恨而终,诗中的悲伤感天动地

隔了时代隔了天地天地,李贺读懂了20岁的苏小小。死亡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活着的时候却与这世界格格不入。身为才女,苏小小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份真挚而恒久的爱情。然而,低微的身份,悲惨的命运让她触摸到的是都是冰冷的眼神。面对死亡,心有真爱者无所畏惧。

然而,苏小小的爱还是普通的男女之爱,而李贺对苏小小的爱慕则更多的是一种对生命价值的认同,是一种可以超越时空的理解与欣赏。在这首诗里,死亡与美已经融为一体。肉体会随着时间而腐败,但真爱却可以长长久久地延续下去,就像李贺对苏小小的欣赏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04342855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(0)
上一篇 2022年5月27日 下午1:58
下一篇 2022年5月27日 下午2:05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